GRIP shoulder case


最近一個有趣的case是一位外國體育老師Kevin. 本身是在高雄教PE, 常常練瑜伽, 重訓, 和接觸不同運動活動. 女朋友本身也是瑜珈老師. 最近來諮詢時, 主要是因為兩邊肩膀在做部分動作時容易疼痛, 初步了解這些動作的發生主要都是在GH joint到達一個最大外展或前彎角度時才會. 疼痛點是在GH joint的上方或後方, 去其他診所也都被判斷為小圓肌失常或肩夾擊症候群. 本身MRI也有照過, 醫生診斷為無異常發現. 處理方法也嘗試過電療, 熱敷, 超音波, 徒手治療, 和一些疼痛療法. 他覺得這些治療都有產生部分效果, 但是不能維持太久. 造成他對自己的身體有點信心下降. 本身是個體育愛好者, 受到這些疼痛卻無能為力的感受, 我們也能深有所感. 

關節本身有一個optimal position(完美位置), 在不同活動時, 每個關節都會有不同的受力方式, 但希望這些受力可以均勻, 對關節本身不要產生過多的擠壓(compression). 而這樣就可以減少關節的受傷. 這個觀念本身不難懂, 但是非常難在實際操作上. 從健康的人, 亞急性的人, 一直到急性疼痛的人, 每個人或多或少都不清楚自己的關節正在什麼的受力位置. 因為我們從來沒有被教育過這方面的知識. 那接下來我們就來討論一下這個部分. 

 

在GRIP Approach中, 我們探討四個大的部分, 簡稱為NZR1, NZR2, NZR 3, 和NZR 4. NZR代表neutral zone of referrence(參考中立區).  其中的部分定義為此關節周圍的肌肉張力和所受壓力是平衡的, 不會有特別位置或方向的高張力出現. 我本身之前在美國念醫學院時, 也是解剖學的助教, 從第二學期一直教到第八學期, 主要是教四肢的部分. 所以對四肢的肌肉, 神經, 骨骼有一定的了解. 因為每個人的身體都不一樣, 所以教科書上的完美位置其實也對每個人都不一樣. 另外, 基本上我們要能夠摸到一個人的關節位置實際全貌是非常困難的, 除了用x-ray等影像確認, 基本上臨床上的檢測是看不到的, 只能從基本的學理檢測和經驗去掌握關節的實際位置. 但是GRIP給了一個滿好的檢測概念: 當大腦認為身體的關節是在最理想位置且安全時, 關節周邊的肌肉會呈現平衡的有彈性. 反之, 但大腦認為關節此時位置是不安全的, 或著位置不好, 那關節周圍的肌肉就會產生不平衡, 出現部分的高張力或活動阻礙. 這個概念如果想通後, 而且我們也同意的話, 那評估關節是否在理想位置的部分就可以獲得解答了. 

 

 

回到Kevin這個case, 透過初步的檢測, 我認為他的活動度非常好, 好到有點hypermobile. 而疼痛就是在關節動到最大角度時發生. 這種case通常是本身想要在更精進自己的身體技巧時才會出現的, 而很多人就會單純認為是關節發炎, 或著關節囊發炎, 肌腱發炎. 而在我們的經驗中, 細膩的穩定度訓練可以幫助最大, 脊椎矯正主要的功用是幫助神經傳導正常. 那穩定度的訓練其實用GRIP的練習非常快就可以達到效果, 但是中間過程比較難, 要重新去感受並且適應新的肌肉平衡, 接著疼痛就沒了. 初次動作矯正後, Kevin的疼痛就沒了, 當然是要在正確的動作模式中才可以. 一恢復到原本的習慣, 疼痛感就會出現. 跟Kevin聊了一下, 也大概了解到有一個觀念是很重要, 但是實際上常常忘記的, 就是expansion(擴張). 這可能也是一般來說很難想像的一個概念. 肌肉收縮不是一定會縮短嗎 怎麼可能用力後又擴張呢? 在舞蹈中, 有些人可以把脊椎一直向上的延伸, 所以這些人其實對這經驗不會很陌生, 但到底是怎麼達成的呢? 當然, 這個部分的討論需要滿多的生物力學和解剖背景才行, 所以之後有空再深入討論. 如果有想要自己先思考看看的人, 可以先參考解剖列車裡面arm line裡面的四條線相對關係和呼吸對脊椎所造成的影響. 如果好好利用superficial arm line和deep arm line的配合, 將可把肩膀, 手肘, 手腕一直到手指的力線建立好, 關節中間的壓力降到最低. 如果好好利用呼吸和脊椎周邊的小肌肉, 將可幫忙脊椎藉由減少直徑而製造出更多的高度.  

 

 

 

 

 

 

 

 

 

 

 

 

 

 

 

 

 

 

GRIP Approach是由Dr. Benjamin Fergus, D.C研發出來的系統, 目前在滿多國家有受到矚目, 也被美國奧運聖地Denver所邀請去做運動醫學的分享. 希望在臨床上, 能夠有更多的人因此而受到幫助, 順利的往自己的目標邁進.  

其他健康資訊